提示:请记住本站最新网址:!为响应国家净网行动号召,本站清理了所有涉黄的小说,导致大量书籍错乱,若打开链接发现不是要看的书,请点击上方搜索图标重新搜索该书即可,感谢您的访问!

第一时间更新最新章节《竟然是蛊毒》。

花满楼忍不住张开双臂,要去拥抱她,可是石秀雪的尸体还在他曾珍呶起了嘴,好像已经快哭出来的样子。曾珠却已真的流下泪

  红衣女鬼戾吼道:“陈仲伟,是你!!!”

  显然,陈仲伟的出现,让她变得异常激动。

  与此同时,她身上笼罩着的黑雾迅速变大,朝着陈仲伟的方向席卷而去。

  至于徐浪,已经被她无视了。

  “沈兰洁,三年未见,本事长了不少啊。”

  陈仲伟站定之后,散去了身上的黑雾,露出了本来面目。

  原来红衣女鬼叫沈兰洁。

  不过徐浪更注意到,散去黑雾之后陈仲伟,手上多了一个黄铜色的铃铛。

  这铃铛,有点像香港电影里那些茅山道士用得法器。难道这陈仲伟是专门捉鬼的道士?如果是的话,那他身上杂七杂八各种不同源处的阴气,倒也能解释得通了。

  “陈仲伟,我要杀了你,我要杀了你,这三年里,我无时不刻想着杀了你!”红衣女鬼沈兰洁明显陷入狂状,嘶吼厉啸中,身上的黑雾越滚越大,大有要将陈仲伟一口吞入黑雾中之势。

  徐浪暗道,看来这两人不仅是旧相识,还有深仇大恨啊!

  不过如果一个是酒店厉鬼,一个是捉鬼道士的话,有深仇大恨倒也不奇怪。

  他下意识地往边角落挪了挪,可别厉鬼斗法,殃及了自己这枚小虾米。

  “哈哈哈,杀我?你自信有那个本事吗!你要有这个本事,就不用我主动现身了,在我入住酒店的第一时间,你就该发现我了。呵呵,沈兰洁,三年你的确长进不少本事,但在我眼里,还是跟以前一样,不堪一击!”陈仲伟放肆地嘲笑着。

  “畜生,你去死吧!”

  沈兰洁怒吼一声,满头的长发忽然飞起,像一匹白练直接将陈仲伟卷了起来。

  很快,长发就跟树藤似的,把陈仲伟全身死死缠绕起来,而且快速地缠绕到了陈仲伟的脖子上。

  沈兰洁桀桀狂笑道:“陈仲伟,尝尝我这三千鬼发的滋味儿!”

  这长发仿佛有灵性似的,在陈仲伟的脖子处越箍越紧,勒得他额头青筋暴起,怒目圆睁,脸色迅速变得通紫。

  任凭陈仲伟双手如何使力挣脱,就是不能动这缠绕住他的长发分毫。

  徐浪躲在边角落里观战着,心里未免有些失望,本以为这陈仲伟有多大本事呢,没想到一上来就被人秒杀了!

  他心中隐隐希望,陈仲伟能反制沈兰洁这个女鬼。因为如果陈仲伟真被弄死,那沈兰洁下一个目标,岂不就是自己了?

  妈妈咪呀,还是不要在这个是非之地继续呆着了。

  赶紧,赶紧找出离开这个幻象的出口。

  只要及时离开这个幻象,至少不会有性命之忧。

  对,消防通道出口!

  自己从那个地方进入幻象,陈仲伟也是在那个位置突然出现。

  显然,那个地方,应该就是幻象的生口!

  谁知他刚准备迈开腿,还没等挪地方,场中又异变突起!

  “叮铃—叮铃—”

  陈仲伟用力摇了摇手中的黄铜色铃铛。

  他的身边,不知何时猛然多出一个肌如黑漆,全身上下长满黑毛的魁梧男人,足有两米之高!

  随着陈仲伟的铃铛声响起,这魁梧男人天生巨力一般,凭着一双黑漆漆的手,直接撕断了沈兰洁缠绕住陈仲伟的鬼发。

  陈仲伟又是铃铛一响,魁梧男人猛冲上前,一拳狠狠砸在沈兰洁笼罩着的黑雾之上,逼得沈兰洁为求自保,连退数步,不敢轻举妄动。

  叮铃叮铃,铃铛又响。

  魁梧男人如闻召唤,迅速退回陈仲伟身边,垂着双臂,默默站着。

  很明显,这魁梧男子受陈仲伟手中的黄铜铃铛指挥和控制。

  徐浪觉得,他不像活人,更像僵尸!

  果然,就听陈仲伟得意地笑道:“沈兰洁,看见没有?在我的黑僵面前,你根本不堪一击!嘿嘿,你知道我炼制这头僵尸,费了多大的心血吗?”

  “陈仲伟,我要你死!”

  倏地,

  沈兰洁又是后退两步,蓄力一跃,整个人凌空飞起,然后将头用力一甩,如白练般的长发再次缠向了陈仲伟。

  但是这一次,三千鬼发刚一靠近陈仲伟,就第一时间被黑僵伸手一把拽住。

  砰!

  黑僵抓着长发用力一甩,直接把沈兰洁像皮球一样甩到了前台,砸的前台七零八落,一片狼藉。

  陈仲伟好整以暇地站在原地,双手抱臂,笑道:“别不自量力了,沈兰洁,如果没有炼制出黑僵,你觉得我今天敢进这季悦酒店吗?”

  沈兰洁艰难地从前台里爬起。

  “叮铃铃……”

  陈仲伟一摇铃铛,指挥黑僵道,“将她擒下!”

  黑僵怒吼一声,魁梧的躯体如黑金刚似的,一冲上前直接像拎小鸡一样,把沈兰洁一把抓起,然后放在地上用力摩擦…摩擦又摩擦……

  嘶……好惨!

  徐浪不忍直视,他突然有点同情沈兰洁了。尽管沈兰洁刚才想杀他。

  因为在他看来,陈仲伟虽然是人不是鬼,但他却比厉鬼还要残暴。而且从他炼制尸体这件事情来看,他绝对不是什么正道之士。相关电影和小说,徐浪看过不少,从来没见谁说炼制尸体的人,是什么正义之士。

  一开始以为陈仲伟就是个捉鬼的道士,看来自己是想简单了。

  叮铃—

  陈仲伟摇了下铃铛,制止住了黑僵的摩擦,然后笑意盈盈地走上前,半蹲下身体,看着被摁在地上的沈兰洁,眼中满是戏谑之色。

  “你以为我还是三年前的陈仲伟?今时不同往日了,沈兰洁。”

  陈仲伟拍了拍沈兰洁的脸颊,“现在我要弄死你,就像踩死一只蚂蚁那么简单……哦,不对,我都忘记了,你已经死了整整三年了,哈哈哈哈,应该说,把你弄得魂飞魄散,易如反掌!”

  “你…你…陈仲伟…”

  沈兰洁被黑僵钳制在地上,没有丁点反抗之力,满腔的怨恨只能化作一腔怒骂:“有朝一日,我一定要杀了你,杀了你,杀了你……”

  “可惜你没这个机会咯!”

  陈仲伟嘴角抽搐地笑了笑,然后从怀里掏出了一枚黄纸符,对准沈兰洁的额头,阴恻恻地说道,“今晚老子就收了你!”

  “你……”沈兰洁的眼神顿时一滞,满脸骇然地惊吼道,“畜生,畜生,你这个畜生!”

  显然,那枚黄纸符让沈兰洁感到了前所未有的恐惧和绝望!

  “啧啧,沈兰洁,好强的怨念啊,如果将你的怨念炼入我的黑僵中,兴许能让他更强上一个台阶呢。”陈仲伟说着,将要将黄纸符贴上沈兰洁的额头上。

  突然——

  咚!

  陈仲伟的后背受到什么重物的奋力一击,整个人倒飞出去,砰”的一声撞在了墙上!

  叮铃——

  陈仲伟倒飞出去的一刹那,感受到了危险,当即摇了一下铃铛。

  黑僵闻听,大吼一声,放弃了地上的沈兰洁,跑向陈仲伟,横在他的身前,将他护

對于楊磐拿出的血統道具,浪花產生了極大的興趣。

不過浪花也知道這件紫色品質的血統道具其價值絕對不低,甚至能夠媲美更高一級的銀色物品。

這種價值的物品她想要買下來還真的需要跟自己的隊員好好合計一下。

雖然浪花在他們小隊中的話語權很重,但也需要考慮隊員們的意見,畢竟海浪小隊不是她一個人的。

再次給楊磐倒了一杯酒之后,浪花略帶歉意的對楊磐說道,“磐石先生,你拿出的這件物品價值太高,恐怕我自己也做不了主,需要跟我......

把摩托车扔在包景国的饭店院子里,他笑着问:“春子,吃了饭再走吧!”

包文春说:“老叔,顾不得啊!明天回来再吃。”

吉普车后排挤了三个人,在县建筑公司停留一会儿,老张和老秦下车,不一会儿,王科长和老秦各拎着两个大提包就出来了,包文春说:“带钱干什么?吧!也好,省得来回倒腾转账,明天我们完成交易,你们给送我车上就好,反正我也是去提车的。”

老王疑惑地看了包文春一眼,不知道他要提什么车,就请包文春坐副驾位置,自己开车走了。

第二天二十二号,三人走进王经理办公室,王经理笑着热情接待,说:“春子啊!田书记找到你没有啊?她准备拍电视剧呢!说是你建议的,总经理竟然答应了,还批了文件,采购许多设备,这可是稀罕事啊!你可得好好回来上班了啊!哎!我说,你那小说登在咱们公司刊物上,原本没人看的杂志,立刻就成了热门货,还搞了再版,真是稀罕事啊!那几首歌曲,真的好听,现在公司宣传部的喇叭里,天天播放啊!不会唱的才稀罕呐!”

包文春笑了下,说:“哪有那么夸张!王叔,这是我们县建筑公司的秦经理、王科长,知道我和公司有点关系,想托我买些钢材,你看能不能满足!”

老王立刻摇头,说:“没货!订单排到一年半以后了,就是给你们开票,也得十八九个月以后才能拿到货。还不知道将来的价格趋势,既然是你介绍的朋友,现在价格太高,所以我建议还是观望一下再说。”

包文春说:“那可麻烦了,我们那里的建筑公司正等米下锅呢!我的机械厂也要开张了,这可是无米之炊啊!”

老王贼笑起来,说:“你那点货不算什么的。”

包文春看看王科长,他愚蠢地没有任何表示,只是很失望的看着自己。就对王经理说:“王叔,这是那张发票,你给结算一下,重新分开改写,一张两千三百吨,我卖票;一张一百四十吨我这几天提货,一张五百吨,转给这位老王朋友吧!他给我很多帮助,你知道的,我这人就是热心讲义气。”

老王指着包文春说:“你呀!怎么说你呢?好吧!买票的就在附近等着,你是要现金还是转账?今天可是两千七百六,自己带车提货。”

包文春说:“现金太重了!我真的害怕谁说我搞非法转手买卖啊!王叔,回头你给我搞一份委托书证明材料,我请你吃饭哈!”

老王笑着点点头,没有说话,拿起电话拨号。

二十分钟后,一个采购员,五十多岁走进办公室里间,当着包文春王科长的面,感谢包文春的转让,说:“两千三百吨是吧?今天是两千七百六吧?这是六百三十五万的汇票,应该是多两千块钱,算是请几位吃顿饭了,我们下去兑付转账吧,拿到票就得去排队提货啊!”

王经理笑着说:“老关系了,还能信不过你?等会我带你去,这排号肯定给你靠前。”

包文春看看王经理,说:“那五百吨不要写货主姓名,谁捡到就是他的了哈!另外五车货,你帮忙给送过去,我的厂房搞好了,放自己屋里才安心些哈!”

老王看了王科长,没有说话,起身从文件柜里找出存根销账,说:“没有抬头不合规矩,发货单位也不会同意装车的。有什么问题吗?”

“没什么问题,就是这位朋友的钱没有到位,他想带着的,我怕不安全,等转账后再回来写票吧!”

“你总是那样谨慎,我们一起去。”

银行规定公对私不能转账,就是差旅费和补助费也有限度,不然就涉嫌偷税。不像梹棋,他们铃木公司不算政府部门,是企业转账,不在此限。事情办理很快,那个老李按照包文春给出的账号,六百三十五万的汇票算是支票转兑,没有什么限制,直接存转汇入乡营业所包文春的个人账户。但需要等丁香去查验以后,接去营业所办理核对以后才结束。

王科长和秦经理的事情也好办,把现金和取货单交换一下就行了。两人很没眼色的把提包拎到办公室数钱,拨给包文春一大堆现金。包文春气得牙痒痒,却无可奈何,只得故作大方,看也不看,从里面划拉出一小堆,十多万的样子,推到王经理面前,说:谢谢王叔哈!我和朋友的请你优先发货!还有,那张证书,你可放在心里哈!

王经理故作诧异,说:这是干什么?拿回去吧!

包文春心里简直要滴血了,还是笑着说:咱爷俩还搞什么虚头巴脑的,快收起来吧!

自己把袋子拿过来,自己的百多斤钞票塞得满满的,拎着重新放回吉普车。

包文春要王科长秦经理开车送自己去汉口,来到铃木总部,梹棋很热情接待,说:“久保田和洋马公司收到我转交的设计图,对你的关爱表示感谢,近期他们会派人亲自过来,登门拜会详谈的,你在时间上有什

257 驚人的秘密!

發怒的會長逐漸平復情緒:“你也不要激我,你如果不怕死的話我可以告訴你!”會長恐嚇道。

怕死?怕死的話秦崢就不會繼續打聽了。

“謝謝!請您繼續講!”秦崢誠懇的謝道。

“不過我是無能為力,但我可以將你引薦給一個人,他或許會告訴你,或許會殺了你!找不找他,就看你了!”會長說完便拿起桌子上的筆開始書寫。

片刻!會長將一封書信和一枚信物交給秦崢。

“明日去麒麟的公會后門拿著這枚信物去找暗團的端木團......

黑衣人冷哼一声,掌横切那持着白大哥不备时先以金刚掌力重伤南宫平呆呆地望着这老人,亦条长达丈余的黄带,神龙般夭

请关闭浏览器的阅读模式或者取消屏蔽JavaScript的正常运行,避免出现内容无法显示或者段落错乱。

第一时间更新最新章节《竟然是蛊毒》。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其他类型相关阅读More+

随心所欲能力者

慕月情

随心所欲能力者

快看有星星

随心所欲能力者

指云笑天道

随心所欲能力者

梦魇绽茶糜

随心所欲能力者

夏竖琴

随心所欲能力者

大肚果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