提示:请记住本站最新网址:!为响应国家净网行动号召,本站清理了所有涉黄的小说,导致大量书籍错乱,若打开链接发现不是要看的书,请点击上方搜索图标重新搜索该书即可,感谢您的访问!

第一时间更新最新章节《再死一人》。

“纯阳之体!”桃云青神色不变,目光微凛

  人间三千多界,每界星域又是数不胜数,有的多,多的数百万个,有的少,少则几个,屈指可数!这些都是算的有生命的,无生命的自然是每界都是不计其数

  如此多的界面,如会问于立谦这样的问题,但是齐采珊知道,吕泽这么问一定有他的道理。

所以说,齐采珊便静静的站在旁边,看着这一切。

吕泽继续问道,“你跟盛芊羽在一起多久了,怎么认识的?”

于立谦觉得,吕泽的问题,......

上官雪儿的眼睛还是那么大,样是的,我要你跟我走!楚楚忽然

从这个角度来讲,苏辰从早到晚,好像随时都可以看作是亲子时间。

吃完早餐,小布丁眨巴着眼睛,显得很神秘地凑上来。

“爸比,我跳一支舞给你看,好不好?”

小布丁的一张小嘴巴,就凑在苏辰的耳边,小家伙说话全是气声,吹得苏辰耳朵痒。

他缩着肩膀躲避,说:“跳舞就跳舞呗,干嘛要在我耳边说悄悄话呢?”

“咯咯咯!”小布丁笑道,“我只想跳给爸比一个人看嘛!”

“哟,小可爱还这么有心的?竟然只跳给我看?”苏辰问小布丁,“你什么舞都会跳吗?”

小布丁揺揺头。

她虽然自信,但也知道自己几斤几两。

但苏辰嘴角却闪过一丝不易察觉的笑意,问:“要不,我点一支舞?”

小布丁黑葡萄一样的大眼珠转了转,笑着答道:“好呀,爸比你说。”

这时,苏辰却未语先笑,“那你给爸比跳一支二百舞?”

“二白舞怎么跳呀?”

小布丁的记忆里没有这支舞,认真思考了一下,问,“是小白兔白又白,两只耳朵竖起来那个

“为什么会是小白兔呢?”苏辰问。

小布丁在小脑袋上,比划着两个耳朵,说:“小白兔的耳朵白白的呀,有两只,那不是二白舞

小可爱如此认真,苏辰都不忍心邪恶了。

这时,苏妈妈刚好路过听到,顿时咬牙切齿,在苏辰肩膀上来了几巴掌。

“啪啪!

“我让你二百五!你才二百五!

说着,把小布丁抱走,安慰道:“你爸就是个二百五,以后别听他瞎说!”

小布丁有些摸不着头脑,她皱着眉头问:“奶奶,二白舞,是什么舞呀?”

“二百五是骂人的话,是傻子、笨蛋之类的意思,不是舞蹈的名字。”

小布丁终于反应过来了,冲着苏辰比了比小拳头:“哼!爸比我揍你哦!”

“来呀,来呀!”

苏辰像个幼稚鬼似的,在苏妈妈身后比划着拳击动作。

苏妈妈听到身后风声呼呼,突然转身,看到自家儿子正转过半个身位,还假装东看西看。

“咯咯咯!”

小布丁像一朵花似的绽开笑容,又冲苏辰比了个小手指。

意思是:爸比,你弱爆了!

苏辰抛出诱饵:“我要去看看昨天种的红薯,有谁要去吗?”

小布丁还趴在苏妈妈肩上,立刻挣扎着要下来。

苏妈妈却不放手,说:“你爸喜欢坑你,你还那么稀罕他?”

小布丁解释道:“奶奶,我是看你抱我太辛苦了,我让你轻松一下。”

她又对苏辰喊:“爸比你怎么回事呀?你都不心疼奶奶的吗?”

苏辰和苏妈妈同时懵圈,小可爱,你这话从何说起?

面对苏辰疑惑的表情,小布丁张开两条小胳膊,说:“爸比,还不赶紧来抱我!你看奶奶抱我多辛苦啊,都喘气了!”

“你个小家伙,想去玩就直说,还把理由说得那么高大上!”

苏妈妈在小布丁的屁股上拍了一巴掌,说,“去吧去吧!”

小布丁阴谋得逞后,笑得张大了嘴巴,朝着苏辰冲过去。

“握草!”

“爸比,握草是什么意思呀?”

“呃……就是用手握着小草的意思。”这话,怎么就那么没底气呢?为了增强说服力,苏辰还做了一个抓着草,又握住的动作。

但这依然填补不了他的心虚。

“爸比,这里昨天不是一块空地吗?怎么全是绿色的叶子啦?”

在昨天“窗鸡”的地方,苏辰看着密密麻麻,少说也有十来亩的红薯叶子。

心中真的长满了小草,握都握不住。

“这是红薯藤。”

“红薯?是昨天我们种的那个红薯吗?”小布丁问。

苏辰点点头。

“哇,一个晚上,就有那么一大片的红薯啦?”小布丁觉得很新鲜。

但她并不知道,红薯种下去,发芽,牵藤,结果到成熟,这是需要好几个月时间的。

所以,知道这个常识的苏辰,就震惊到了。

“尼玛,果然是神奇的种子!”

这时,小皮蛋问:“爸比,土里长出红薯了吗?”

这个问题,也是苏辰想知道的。

他也不说话,伸手来了个“吸星大法”的动作……

土里竟然……有阻力?!

那就意味着,昨天种下的红薯,不仅仅只是长出了红薯藤,它还结果了,而且,果实还不小!这个就特么太牛比了吧?

苏辰不再小心翼翼,一下就拔出了好几株红薯。

“哇,爸比,好多红薯呀!”

的确有好多红薯,密密麻麻的,像葡萄串一样,而且都很饱满。

苏辰右手探出,一个红薯顿时像被磁铁吸住一样,冲到他手里。

“嗅嗅。”

没错,是泥土的香味,混杂着红薯的气味。

将红薯在草丛里摩擦了几下,“咔嚓”一声折断,苏辰放到嘴里咬了一口。

“咔咔咔!”

嗯,好吃,又脆又甜!

握草,怎么还吃出大雪桃的味道来了?

“咕咚!”

“咕咚!”

看到苏辰嘎嘣嘎嘣地吃着红薯,六个小奶娃像得了灰指甲似的,一个传一个,陆续吞口水。小皮蛋仰着小脸,问:“爸比,很好吃吗?”

苏辰这才想起,只顾着自己爽,把崽忘了。

“好吃!你们也吃!”

说着,苏辰又隔空抓过几个红薯,在草丛里简单搓了搓,分给

“野田浩二,趕緊過來,好不容易弄到的資料!對了,誰的電話?”

茶幾旁邊,一個二十多歲的年輕人朝著客廳另一邊喊了一嗓子。

“來了!混蛋,竟然有人要我們換房間,說是來了重要客人,媽的!”

那邊,一個跟剛才這家伙面容有幾分相仿的年輕人掛掉電話,罵罵咧咧的走過來。

“讓我們換房間?哈哈,他們是不是腦袋被門夾了?”

“就是,咱們野田社團野田浩二和野田浩三兩位少爺親自過來,住在他們酒店是給他們面子,還想讓我們換房間?”

请关闭浏览器的阅读模式或者取消屏蔽JavaScript的正常运行,避免出现内容无法显示或者段落错乱。

第一时间更新最新章节《再死一人》。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其他类型相关阅读More+

武极天尊

万俟枫

武极天尊

焱火焰

武极天尊

淡竹枝

武极天尊

红色尖兵战队

武极天尊

刘狗.

武极天尊

苦哈哈